返回上一页

 

围剿红军时期


围剿红军时期

1931年初,陈诚将教导第三师改编为第十四师,归第十八军建制,自兼师长,周至柔任副师长,罗卓英任第十一师师长,形成了陈诚军事集团的基础。不久,开赴武汉,分驻鄂南、鄂东和平汉南段。七月,第三次反共围剿中,陈诚任第二路进击军总指挥。9月,他奉命接过被红军打垮了的第五十二师番号,以第十一师独立旅和第十四师攻城旅编成一个师,自兼师长,升任周至柔为第十四师师长。不久,又以两个旅和两个团的兵力,对驻吉安西南地区的第四十三师采取包围态势,威逼其师长郭华宗离开,任刘绍先为师长,归第十八军建制。12月,由蒋介石和宋美龄主婚,陈诚与谭祥在上海结婚。
1932年冬,蒋介石陆续调集三个多个师的兵力,开始部署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大规模“围剿”。次年1月,陈诚从南京回到杭州做准备。为了有利于军事的进行,他提出实行所谓“限田制度”,采用向地主赎买土地的方法,实现其“耕者有其田”的主张。他要求江西省政府先作局部实验,但被省主席熊式辉所拒绝。月底,陈诚任中路军总指挥。
1932年3月20日,第四次围剿失败后,陈诚遭到同僚各方面的攻讦。5月,陈诚回到杭州,拟订了两个方案,即:“继续进攻”和“分区清剿”。为了适应军事形势,陈诚将总指挥部移驻崇仁,主力仍摆在中路军方面,调罗卓英回第十八军任副军长。经过整顿,在第四次围剿中严重受挫的陈诚军事系统的实力,又得到恢复和扩充。7月,蒋介石在庐山开办军官训练团,自兼团长,陈诚任副团长,他负实际责任处理军训团的重要事务,协调顾问、教官和营长的工作,指挥政治和军事训练的正常进行,侍奉经常来团训话的蒋介石和来团观察的其他党政要人,对教官和学员作精神和军训讲话。在这期间,陈诚先后作了三十多次讲演、训话,强调要“服从统帅”,“信仰领袖”。要求学员凡听到“蒋总司令”、“蒋委员长”时,要立即肃静立正。在讲演中,还宣传蒋介石的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反共方针。至9月上旬,办了三期,受训人员达七千五百九十八人。
9月下旬,蒋介石调集五十万兵力,开始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。陈诚奉派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第三路军总指挥。正值陈诚部开始向苏区逼进时,“福建事件”发生。蒋介石亲赴南城,与陈诚举行秘密会议。为截断闽赣两省红军的联系,陈诚先命薛岳率领五个师占领东坪墟,进攻营前之红三军团。12月,令薛部东进黎川,修筑熊村、湖坊、黄土关、杉关、邵武、光泽、飞鸢、洵口等地碉堡线。
1934年3月,陈诚调集三十三个团,在空军配合下,与红军林彪部的二十七个团展开激战,夺取赣南重镇广昌。接着,又攻占建宁、石城等地。九月,开始第五次围剿,陈诚任北路第三路总指挥,占领江西广昌、石城、瑞金等重镇。10月,红军主力开始长征,任驻赣绥预备军总指挥。12月,任军事委员会陆军整理处处长。
同年,蒋介石决定筹办庐山训练团,陈诚奉调去庐山,担任训练团副团长。
1934年10月6日,陈诚回到广昌,不久,他抵宁都,得知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,便保荐薛岳为“追剿”军前敌总指挥,率吴奇伟、周浑元等三个军,及万耀煌的第十三师追击。自任驻赣预备军总指挥。
1935年3月,蒋介石在武昌成立军委会委员长行营陆军整理处,综理陆军整理事宜。陈诚被任命为这个处的处长。他一面派员到附近各省区校阅部队,一面在武汉设立军官团,轮训各部队的军官,并选调高级将校为整理处干部。19日,赴北平军委会拜谒军政部长何应钦,商定华北驻军整理方案,并检阅东北军的商震部、万福麟部,以及第二、第二十五师。4月底,赴贵阳晋谒蒋介石,报告华北、东北军情况,请示整军方针。1936年12月12日,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拉开了大幕。和平解决后,陕西省在蒋介石躲藏处修了一座亭子,名为“正气亭”。国民党要人戴季陶、陈诚、陈立夫、胡宗南、王耀武等先后题词,歌颂蒋介石。1935年(民国廿四年)秋,被派往四川创办峨嵋军官训练团。
年1936年春,中国工农红军到达陕北后,陈诚奉蒋介石之命,任晋绥陕宁四省边区“剿匪”总指挥,率大批国民党中央军到山西堵击红军。六月,奉命赴粤设立“广州行营”,解决陈济棠、李宗仁联合反蒋的“两广事件”。十二月在“西安事变”中,与蒋介石一起被张学良扣留,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,又参与东北军和西北军。
1937年春,陈诚任军政部政务次长,兼武汉行营副主任。4月,他邀张发奎、黄琪翔等到温州、台州沿海视察地形。部属问他,内战停止了,国家总算统一了。国共两党曾经合作北伐,今后是否能合作抗战呢?陈诚回答说:“抗日迟早要抗日,但委员长的政略、战略思想,不是我们能够揣度的。我们只有眼从命令,不好随便揣测。”抗日战争爆发,国民党政府当局抗战之议未决,陈诚以为,“与其不战而亡,孰若战而图存”。并提出牵制日军主力,使敌自东而西,不使其由北而南的战略。日本侵略军进犯上海,陈诚被任命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。第十五集团军司令,死守昆山一线,多次组织指挥大会战。7月初,蒋介石兼团长,陈诚为教育长,又在庐山办训练团。聘请名流学者、大学校长、教授为讲师,轮训部队的中、上级军官和文职人员的中学校长、国民党各省市党部委员,以及县长、专员等,以统一国民党内对抗战的思想。可是只办了两期,“八·一三事件”发生了。